波音危机的背后,是美国制造业的黄昏

来源:正商参阅    关键词:美国制造业, 激光, 激光技术,    发布时间:2020-03-23

设置字体: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引发的经济动荡重创美国航空产业链。

3月以来美国飞机制造巨头波音公司的股价已经下跌了六成有余,上千亿美元的市值随之蒸发,更令波音公司紧张的是其日益吃紧的资金链,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波音公司“绑架”整个美国航空制造业向政府寻求至少600亿美元的联邦援助。

波音公司警告称,其收入通常有70%流向合作的17,000家供应商,如果无法获得援助,整个美国航空制造业可能会面临崩溃,对于联邦援助的用途,波音公司表示:

“其中的大部分都将支付给供应商以维持供应链的健康,这是航空公司、机场、供应商和制造商通向复苏的最重要方法之一。”

事实上,早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波音公司已经陷入危机之中,2018年10月以来,波音737MAX机型因设计存在缺陷,在半年内接连发生两起空难,共造成346人丧生。

2019年3月737MAX机型在全球范围内陆续停飞,2020年1月,由于航空公司据绝接收737MAX机型,积累了超过400架库存的波音公司只能选择暂时关闭737MAX生产线以节省资金。

作为波音公司在民航飞机订单中占比约80%的最畅销的机型,737MAX的停飞和停产给波音公司带去了极大的财务压力,摩根大通的研究显示,737MAX机型停产之后,人力成本等与生产不直接相关的支出会令波音公司每月消耗超10亿美元资金。

疫情爆发后,各国政府纷纷限制人员流动导致航空客运量大幅减少,全球航空业因此出现严重的财务困难,美国航空业协会已经向美国政府申请了超过500亿美元的救助资金。

该协会警告称,如果不采取行动,协会旗下包括美国航空、美联航、达美航空、西南航空等所有的成员都将在年底前耗尽资金,在缺乏现金流入的情况下,全球民航公司的换机、维修、更换零件需求大幅下降,导致波音的订单进一步减少。

目前,737MAX机型的复飞仍然遥遥无期,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发现,在没有干预的情况下,糟糕的设计将导致737MAX机型在整个使用寿命中发生15次以上的坠机事故,不时被曝出新的问题导致737MAX机型迟迟无法通过的安全审查。

此时,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对波音公司乃至整个美国航空制造业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波音公司737MAX机型目前仍处于停飞状态,库存数量已超过400架

现代航空制造业是工业皇冠上的宝石,也是现代工业技术的集大成者,目前仅有美国和欧盟拥有完整的民航客机产业链,而民航客机也是美国在国际贸易中的“拳头产品”。

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民航飞机及其零部件是美国出口额最大的单类商品,2019年其出口额高达1,255亿美元,即使在中美贸易战期间,美国在2018年和2019年仍然向中国累计出口了价值287亿美元的民航飞机及其零部件,民航客机产业链可谓美国制造业为数不多的骄傲之一。

此外,一架民航客机包含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个零件,从铆钉到马桶都有一整套设计和制造标准,为了使其能够在万米高空平稳飞行,民航客机的设计精度和加工工艺体现了现代工业水平的极致。

这就意味着在细致的分工下,数万家零部件制造商以及数百万的工程师和技术工人围绕着一个庞大的产业链运转,而波音公司就是串联起整个航空制造业产业链的核心。

波音公司3月17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波音仍然是美国第一大出口商,且其背后的航空制造业产业链牵扯到1.7万个供应商和250万个就业岗位,当波音公司停产737MAX机型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曾表示,波音面临的危机可能会使美国2020年的经济增速下降0.5个百分点。波音公司在美国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可见一斑。

2009年《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安德鲁·索金在《大而不能倒》一书中认为,美国某些大型金融机构是如此之大,它们的破产将引发更严重的系统性危机,因此政府无法坐视其倒闭,对于美国而言,“大而不能倒”理论同样适用于波音公司。

在路易吉·辛格莱斯所著的《人民的资本主义》一书中,美国政府已经将美国打造为大公司的“救助之国”,波音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才敢在此时向美国政府狮子大开口,要求至少600亿美元的联邦援助,“绑架”整个美国航空制造业产业链的波音料定政府不会拒绝救助,因为美国政府并不是第一次帮助大型制造业企业度过难关。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全球最大的汽车企业通用汽车公司濒临破产,2009年美国政府投入495亿美元以购买股份的方式提供援助,并支持通用汽车重组。

2010年通用汽车重新上市后,美国政府分阶段抛出全部通用汽车股权,共回收资金390亿美元,在美国政府看来,以损失105亿美元的代价拯救美国汽车产业是十分值得的。

通用汽车、波音等大型制造业企业在产业链中的地位令政府不得不在危机期间保证其“不到”,事实上,即使在非危机期间,美国政府对也这类企业关照有加。

0世纪90年代,波音为了对抗主要竞争对手空中客车开始策划收购另一家美国飞机制造商麦道公司,此时,早已通过垄断法的美国政府,不仅没有阻挠这项收购案,反而帮助波音推动收购进程,使其成为当时全球最大的民航飞机制造商,也是美国唯一的民航飞机制造商。

美国政府对波音公司的偏袒也为今天的危机埋下了伏笔,737MAX机型在设计之初就存在隐患,然而波音公司却在美国航空监管机构FAA的纵容下,获准通过“机构指定授权”方式对自身的产品进行审查。

也就是说,波音公司在很长时间内兼具生产者和监管者两重身份,而美国航空监管机构只是一个“橡皮图章”,美国政府监管的松懈最终导致737MAX机型两次空难的发,因此,在波音公司把美国航空制造业拖入泥潭的过程中,美国政府难辞其咎。

如今,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重创了已经岌岌可危的美国航空制造业,当“大而不能倒”的波音公司“绑架”整个美国航空制造业向政府求援时,作茧自缚的美国政府只能继续出手,3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

“我们必须保护波音公司。”

此外,美国政府的“溺爱”也令美国制造业企业在“脱实向虚”的路上越走越深。

在美国,实业资本的回报率远比不上金融资本,因此,在美国政府提供隐性背书的情况下,有恃无恐的大型制造业企业管理层已经不再将打磨产品与服务当作工作的重心,反而一心运用资本工具为自己和股东谋取利益。

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股票回购成为资本市场的新潮流,回购公司股票一方面可以直接增加股票的市场需求提高股价,另一方面股票回购注销后,每股收益和整体资产回报率也会升高。

在过去的7年里,波音公司拿出大部分利润甚至不惜借款回购股票,为此,波音公司花费了超过400亿美元,也成功地将市值从500亿美元左右一路推升至2500亿美元。

然而,波音高耸的市值背后并非出众的产品竞争力和高效的运营水平,而是负债累累的财务状况,在2018年737MAX坠机事故发生前,波音的资产负债率已经飙升至101%,从技术层面上看已经资不抵债。

新冠肺炎疫情发展成为全球大流行后,波音公司的股价瞬间跌回7年前,回购股票耗费的400亿美元资金此时仿佛成了一个笑话。

将大量的盈利用于推升股价的现象在美国制造业企业中屡见不鲜,不仅通用汽车、通用电气等老牌制造业巨头沉迷于此,新兴的科技制造业企业也不甘落后。

例如,苹果公司2018财年回购股票消耗资金753亿美元,相比之下,苹果公司当年的净利润只有595亿美元,这种放弃长期发展谋取短期利益的资本运作方式不得不说是美国制造业的悲哀。

可以说,美国政府或明或暗的扶植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大型制造业企业的发展轨迹,而资本市场的诱惑又加重了这层扭曲。

如今,作为工业皇冠上的宝石被“精心呵护”的波音公司率先向美国政府发出呼救,随着疫情的扩大,日渐衰微的美国制造业中必然浮现出更多的“落水者”。

熟悉的一幕或将再次上演,而新一轮恶性循环又将开始。